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 秋风轩岗口

作者:鲜家明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河朔大地一片沉静,秋风猎猎落叶乱舞,空中一行行塞上北雁匆匆向南方飞去,仿佛再不南飞就来不及了。宋金两国在云中和朔州、代州陈兵数十万,虎视眈眈却又无比的沉的住气。金兀术也不再来骂战了,都念着“等”字诀,不肯轻易出手。几十万人,也做不成边界贸易,都各自吃着各自的军粮供应。

????耿守忠带领义胜军成了大宋边境几个州的疥癣之疮,在乡间四处掳掠,祸害百姓。宋小鱼决心在大战之前,把这疥癣之疮根治,为民除害。

????耿守忠终于答应在雁门山西轩岗口,带着孙湄来与宋小鱼相见面谈。耿守忠有三千人左右,装备一般,这几年缺乏正规训练,许多士兵年纪渐长,战斗力下降,与一般流匪并无不同。

????宋小鱼并不想搞出什么大的动静,代州和雁门的兵马不动,一是大部队正在集训准备大战,二是调集部队出城会引起金军和耿守忠的怀疑,三千流匪而已,不值得这么大动作。他决定只带他的追风百骑足矣,一举全歼耿守忠部,以绝河朔流匪之患。

????耿守忠一直在派探子打探宋军动静,直到约定的时间已过,反复确认代州、朔州、雁门关,甚至武州、忻州的宋军都无一兵一卒出城,他才放心地带着孙湄来到轩岗口。宋小鱼按时等在轩岗口,淡定地骑在他的“追风”马上,欣赏着周遭秋风中的景致。远处一轮秋阳西坠,夕阳的余辉淡淡地撒落在轩岗口上,一条不知名的小河流里波光粼粼宋小鱼真想横笛竖箫地吹上一曲渔舟唱晚马蹄声声爆乱如豆,尘土飞扬,他知道是耿守忠来了。

????“喂,死胖子又是你”孙湄依然一副女扮男装,不但一点都不害怕,还一副漫不经心仿佛与故人久别重逢的样子。看来耿守忠信守承诺,对她还不错。宋小鱼有点后悔,是不是应该让她吃点苦头,这样她才会收敛点,才会长大成熟

????宋小鱼转过身微笑道:“河间一别,孙公子别来无恙”

????孙湄跳下马向他走去,兴奋地说:“我原本想去雁门关游玩,路上碰见耿将军了,不打不相识呢”

????宋小鱼心里骂道:缺心眼子的货,被人卖了还醮着口水帮人数钱的二货,唉,孙傅怎么生了这么个熊衙内呀

????他收了笑脸,摆起一副长辈的板正的面孔说:“昨日接到孙大人书信,托我派人将你护送回京。”

????孙湄没心没肺地笑着说:“唉呀,秋高气爽云淡风轻,正是边塞游玩好时节,不回去”

????宋小鱼气的想骂人,一个深呼吸隐忍住了,又换了副和蔼可亲的笑模样说:“你母亲因你私离京中数月,思念你已成疾”

????孙湄惊慌道:“娘病了”她翻身上马就要走,这匹马还是母亲买了送她的,取名叫“流离”,还是这招管用。

????耿守忠默默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又黑又矮的胖子,心里有无数个疑问闪过:这个黑胖子就是大宋四大寇之首名闻天下的及时雨宋江收复河东三府,攻取忻代武朔四州的河东制置使,征北兵马大元帅宋公明啧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永远不可用斗量,不靠颜值一样可以走上人生巅峰的典范

????他冲着宋小鱼点点头,意思孙湄可以随宋小鱼的人离开。

????宋小鱼使了个眼色,先让马翼护着孙湄。他改变了主意,先不送孙湄离开,让这丫头见识下什么叫刀光血影也好。

????耿守忠狐疑地看着宋小鱼身后清一色黑巾蒙面的追风百骑,他们始终静默,不发一声,全都沉静地望着宋小鱼。好象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杀手小队耿守忠吓了一跳,随即又释然了,这轩岗口四通八达,一马平川,既不能在此藏身设伏,又利于自己逃跑,更何况自己还带了三千义胜军,他心中默数了几遍,宋小鱼那边,只有百骑三千人干不过百人笑话

????“咳咳,宋金两军大战在即”,耿守忠清了下嗓子,在马上对宋小鱼抱拳作揖说,“不知元帅令我等何时去代州”

????宋小鱼盯着耿守忠,似笑非笑地摸了摸自已的胡须说:“将军麾下共有多少军马今日都齐了吗”

????耿守忠忽然心里一震,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与惶然,眼前这个黑胖子,不怒自威的威仪令他感到有点说不清的害怕。他躲开宋小鱼炯炯威目,答道:“现共有3126人,今日都随小人在此。”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本花名册双手递给宋小鱼,一名追风骑上前接过,转递给宋小鱼。宋小鱼眯着眼略微翻看了几页,这些义胜军原来都是山后流民,金灭辽后,交割给大宋几州空城,朝廷为了安定民心,便把这些好勇斗狠的流民招募为义胜军,当时约有十万之众,既用来守城,又供养着他们给他们一个饭碗,本以为是两下相宜的共赢之策。谁知他们嫌弃待遇不好,屡屡与原来的宋军发生各种口角摩擦,渐生异心。这些人虽为汉人,但从石敬塘割让燕云十六州至今已有数百年,他们被契丹统治多年,与胡杂居,数经战乱,已经形成了有奶便是娘的复杂秉性。他们只为自己而活,从来没有什么国家民族和忠孝礼仪的概念。这些义胜军非但没有起到半点保境安民的作用,还多次投敌卖国,大部分成为了边塞流匪,祸害地方百姓

????“甚好”宋小鱼合上名册,把册子塞进怀里,看了马翼一眼,望着耿守忠说,“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不日天子旨意即到,那时还望将军与本帅合力守城,为国效力”

????耿守忠深深一揖,惶然答谢道:“小人与三千人马,情愿在元帅马前效命,以供驱使”

????宋小鱼微笑道:“将军不必多礼”他瞟了一眼马翼,马翼微一颔首,他继续笑说道,“燕云自古多豪杰”

????一支小箭如流星赶月直奔耿守忠咽喉,轻若无声地插入他的喉结处,一百追风骑早已陌刀在手,如狼入羊群,冲入义胜军中,一个个手起刀落,一颗颗人头落地瞬息之间,风云诡变。耿守忠用右手摸着脖子上已没入箭尾的小箭,定睛再看看乱作一团鬼哭狼嚎的义胜军,手颤抖着指着宋小鱼怒道:“奸贼诓我”

????他骗过辽人,骗过宋朝,骗过金军,一生骗人无数,不知信义二字如何书写。从来只有他骗人,何时曾被他人骗今天却被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矮胖子哄骗了,骗的一无所有,还要搭上性命

????宋小鱼鄙夷不屑地冲着耿守忠翻了翻白眼,懒懒地说:“宋江此生以忠义立世,从不曾欺人对你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何须讲什么信义你数次背叛朝廷,开城投敌,如今又沦为河朔流匪,祸害数州百姓我今为朝廷雪耻,为百姓除害,正是行忠义之事”

????耿守忠拔刀拍马,怒吼着冲向宋小鱼,宋小鱼微微一笑,也早已执刀在手,一人一马在秋风暮色中纹丝不动,只被秋风轻轻吹起衣袂飘飘。

????耿守忠面孔狰狞,已冲至马前,举刀就砍孙湄早已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傻:刚才还春风暖暖喜笑欢谈,须臾间秋意凉凉,兵戎相见刀光血影,这也太夸张太蒙太奇了吧

????“死胖子刀”孙湄尖厉地叫道,她看见宋小鱼站在那儿不动不闪不躲,难道也被吓傻了

????宋小鱼右手以陌刀架住了耿守忠的刀,左手把清刚深深地刺入他的肚子,没至刀柄。耿守忠的力气比宋小鱼大的多,他双手握刀往下狠劲儿一压,旋即抽刀一轮,宋小鱼只觉肩膀吃痛,血流如注,右肩背处被砍了一个口子。

????耿守忠疯魔一般一刀刀挥舞乱砍,宋小鱼疼的额头和鼻尖冒出一颗颗大汗珠子,他只能勉强用陌刀去招架耿守忠的刀,毫无还手之力。

????“扑通”一声,耿守忠摔下马去,宋小鱼松了一口气,才看见耿守忠的背上又插着一枝箭。

????他跳下马,走到耿守忠面前,蹲下身子伸手去拔清刚。

????“奸贼”耿守忠死死地抓住他的手。

????宋小鱼用另一只手掰开那只血手,轻轻吹了一声口哨,看着深褐色的清刚,笑着说:“错过了残阳如血的好景致”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